下游客户深陷法律纠纷:同飞股份应收账款存风险 IPO前大额分红

原创 PC4f5X  2021-05-08 07:52 

下游客户深陷法律纠纷 同飞股份应收账款存风险

张宪/本报记者/王金龙/西安报道

经过近3年的排队等待,三河同飞制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飞股份”,300990.SZ)IPO闯关成功过会。近日,中国证监会官网披露,同意同飞股份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

近年来,在国家政策与资金的扶持下,实体制造业逐渐驶入快车道,制造业企业纷纷抓住机遇实力增长显著。以工业制冷设备产品生产与销售为主的同飞股份于日前成功过会,计划募资5.46亿元,其中,4.66亿元用于精密智能温度控制设备项目,0.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同飞股份IPO成功过会,但近年来该公司应收账款激增,且有多位下游客户深陷法律纠纷,公司应收账款受此影响,存在较大坏账计提风险。与此同时,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国山家族控股占比超97%,IPO前夕4年累计分红超7000万元,大部分被张国山家族所得。此次募投资金0.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公司IPO上市前分红的合理性值得商榷。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同飞股份,公告中信披电话始终无人接听。随后记者通过天眼查找到企业综合办公电话,其工作人员接听后表示会将记者联系方式转至公司指定部门,但截至发稿,未见公司方面联系。

应收账款三年接近翻番

同飞股份主要从事工业制冷设备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为液体恒温设备、电气箱恒温装置、纯水冷却单元和特种换热器四大类产品,是数控装备及电力电子装置制冷为核心业务领域的工业制冷解决方案服务商。

上市保荐书显示,同飞股份报告期内(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下同)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 6886.18 万元、10855.35 万元和12944.19万元,占同期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25.91%、 36.81%和33.68%,公司应收账款3年增长接近翻番。

公司表示,2019年应收账款增长过快缘于当年第四季度实现的销售收入12141.05 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 63.16%, 由此导致 2019 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的增加较大,而第四季度销售收入大幅增长,则是当期大力开拓客户促使产品销售收入快速增长。

同飞股份主要客户有思源清能电气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源清能”)、新风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风光电”)。截至2020年6月末,同飞股份对思源清能销售收入1415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5.88%,产生的应收账款高达1402万元,占应收账款比例为11.25%。同飞股份对新风光电销售收入为1160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4.82%,产生的应收账款为609万元,占应收账款比例为4.89%。

值得注意的是,当期应收账款中,思源清能、新风光电的应收账款占其销售额的比例分别高达99%、52%。针对同飞股份应收账款逐年增长,以及公司如何应对由此带来的坏账风险,记者联系同飞股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下游客户质量堪忧

同飞股份应收账款不断增长带来的坏账风险,或许已经初露端倪。从2017年至2020年6月末,同飞股份应收账款逾期的金额分别达1838.53万元、2926.38万元、2496.41万元和1429.58万元。公司表示,客户主要为外商投资企业、上市公司及行业知名企业,商业信誉较好,逾期账款可回收性较有保障,信用风险较低。

事实上,情况却并非如同飞股份表述的那么美好。2017 年末、 2018 年末同飞股份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为大连隆汇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汇工贸”)170.24万元应收款项。 因隆汇工贸经营困难,预计对其应收账款可能无法收回,故公司对隆汇工贸应收账款计提全额坏账准备。此外,同飞股份亦对沈阳优尼斯智能装备有限公司的195.15万元应收账款进行计提,连续两年计提近120万元。

应收账款的计提坏账准备随之而来的便是坏账核销。2019年、2020年上半年,同飞股份核销的应收账款分别为278.08万元、135.19万元。其中,2019年核销的坏账主要由于客户深圳鼎泰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鼎泰”)、昆山鼎泰新精密机械有限公司经营困难所致;2020年上半年核销的坏账主要因隆汇工贸破产重组所致。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20年,深圳鼎泰被宝安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隆汇工贸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法院已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除此以外,同飞股份纯水冷却单元产品主要客户思源清能、新风光电自身经营的恶化,亦增加了同飞股份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及核销风险。截至2020年末,同飞股份对思源清能、新风光电应收账款分别为1402万元、409万元。天眼查信息显示,思源清能成立于2008年,其共涉及109件法律诉讼,还曾被列为了被执行人。新风光电亦有98件法律诉讼。同飞股份下游客户存在的风险对公司经营有多大影响,是否有新拓客户进行补位,记者联系同飞股份,但截止发稿未获回复。

IPO前大额分红落入实控人家族

同飞股份前身为三河市同飞制冷设备配件有限公司,系由张国山、王淑芬夫妇于 2001 年 1月设立。经过6次增资后,张国山其子张浩雷、儿媳李丽均参与进来,增资完成后张国山家族累计持股超97%。同飞股份董事会的 9 名董事中,张国山家族4人均为董事。另外两名董事高宇、陈振国亦是跟随张国山20余年的同飞股份“老兵”,张国山家族对于同飞股份的控制能力可见一斑。

招股说明书显示,同飞股份本次发行前总股本为 3900 万股,合计发行不超过1300 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 25%,累计募资不低于5.46亿元,其中,4.66亿元用于精密智能温度控制设备项目,0.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公开发行后,张国山家族持股比例仍超70%。

值得注意的是,张国山家族高度控股的同飞股份IPO前夕曾突击分红,分红所得大部被张国山家族收入囊中。

2016年至2019年,同飞股份4次分红累计7400万元,各年度分红分别为2000万元、1500万元、1950万元、1950万元,分红所得大部被张国山家族所有。特别是2017年,同飞股份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564.67万元,却进行1500万元的现金分红,该年度超九成货币资金都用于分红。

大手笔分红后,同飞股份紧接着便计划将募投资金0.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同飞股份表示,补充流动资金主要是因为公司对电力电子装置领域投入的增加以及未来募投项目的实施,业务规模预计会进一步扩大,同时为了保持公司的市场竞争优势,需要不断引进研发人才,加大研发方面的投入,相应对资金需求量有所增长。补充流动资金将有利于公司扩大业务规模,提升研发能力。值得注意的是,同飞股份2017至2019年及2020年6月末研发投入分别为1051.59万元、1272.14万元、1412.37万元、729.82万元,同期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15%、3.37%、3.37%、3.03%,同期拥有102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5项。针对公司的研发计划及业务规模发展情况,记者联系同飞股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本文地址:http://www.miojn.cn/13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